· 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单位新闻 >> 正文

七队故事:大礼堂的回响

来源: 日期:2022年06月01日 10:01:46 人气:




1972年建队之初,伴随着七队的发展,七一七北家属院,作为机关办公地和生活区,也一同建立和完善。一大批建设者来到这里,扎根这里,服务这里,才有了后来七队的壮大与辉煌。

50年前,七队的开拓者们离开故乡,踏上西府大地这片辽阔的热土,对他们来说这里是基地,也是家。有了家就有了根,就有了牵挂和期盼,他们的故事在这里书写,这个大院与七队一起经过50年的风雨兼程,承载着几代七队人的岁月与梦想,也留下了许多的温暖和记忆。

大院里坐落着大大小小十多栋建筑,鳞次栉比,错落有序,一部分是住宅楼,其余的是功能性建筑。大礼堂作为配套的活动中心,与办公楼一样,在那个艰苦卓绝、踔厉奋发的岁月里,在职工们的心目中,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这是一幢二层楼的建筑,面积和一个篮球场相当,一层是礼堂,礼堂北半部分最早还作为食堂使用,提供全院人的伙食。二层是招待所,为来往的办事人员提供住宿。建筑用的是那个年代特有的石子外墙和水磨石地面,在几十年后的今天看来,这种装饰风格依然带着特有的质朴和典雅。

那时候的节奏很慢,慢到等一封回信需要好几天,慢到电台里得知孩子降生,从凤县八方山赶回大队,需要整整两天的时间。那时候,1路汽车还是双节的,电话还是转盘拨号的,电影还是用录像带播放的。没有数字支付,没有私家车,没有智能手机,骑着二八自行车逛到钓鱼台,沿途的风景都能让人回味好久。

在那个朴实无华的年代里,人们总有时间放慢脚步品读生活,能从最简单的事物中汲取快乐和幸福,大礼堂就是职工们获得快乐和幸福感的文化娱乐中心。这里是剧场,是舞厅,是宴会厅,是会议室,是游艺室,是举办会议、舞会、婚宴,排演晚会,组织大小活动的主要场所。职工们在这里放松心情,交流感悟,分享喜悦,那些欢歌笑语的日子总能让人回味好久。


随着七队的发展和队伍的壮大,地质队大院的孩子也越来越多,为了解决职工子女的养育问题,排解职工的后顾之忧,总队开办了面向职工家属的非盈利性托儿所,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入托幼儿曾达到40多人。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良好的养育环境里茁壮成长,职工们的心里别提有多温暖了,便更加全心全意的投身工作。那时还会定期举行文艺汇演,尤其是在孩子们的“六一”儿童节里,大礼堂就成了孩子们欢乐的海洋,大人们期盼的目光也在那里聚焦。

礼堂中间有一个水泥砌筑的弧形舞台,到了正式演出的日子,孩子们会穿上盛装,额头上点上红点点,在舞台中央列队表演大合唱。礼堂人头攒动,坐着的,站着的,扒着的,举着的人们比肩继踵,宣传部的同事扛着录像机,举着补光灯,记录下这些珍贵的画面。父母们也生怕错过了孩子成长的瞬间纷纷而至,拍手叫好的,会心微笑的,眼含热泪的,像极了电视机刚流行那会万人空巷的场面。


大礼堂还是职工举办婚礼的主要场所。那时七队的新人结婚,很流行在大礼堂举办婚礼。一来亲戚同事都住的近,方便组织,二来自己食堂的饭菜可口,职工们都很认可。与现在不同,那时的婚礼没有华美的舞台装饰,没有繁琐的固定流程,也没有高大上的灯光音响,各个环节都由自己人操办。主持人是工会的,摄影、摄像人是宣传部的,连做饭的厨师也是后勤部的,可以说将集约化优势发挥到极致。

热情的七队人为同事办事总是不遗余力尽其所能,经历过“大会战”的老一辈地质人,将这种热火朝天的干事热情,传承了一代又一代。酒不论贵贱,干杯就完事;烟档次不分高低,接就完事;天大的事都不会影响人们愉悦的心情,开心就完事。要是赶上双职工的婚礼,那就更热闹了。不大的礼堂里坐满了亲朋,大家不分娘家人、婆家人,此刻这欢乐的海洋里,都是幸福喜悦的七队人。这样的婚礼虽不华丽,但很有温度,虽不隆重,但很走心。

在手机和网络还不发达的年代里,大礼堂作为游艺室,在职工们的文化娱乐生活中扮演者重要角色。这里有棋牌、健身器材、乒乓球台等种类丰富的娱乐项目。退休老同志最爱的就是象棋了,约上三五好友杀上一盘棋,几乎成了日常。老人们全情投入,较真的样子像孩子一样,“卒子过河啦”、“将军”的喊声不绝于耳,棋子也是拌的震天响。在这里,也有因为下不过别人哭鼻子的学生,让管理员头疼追逐打闹的半大小子,没有棋桌高(康乐棋),却还拎着棋杆,想试试身手的小朋友。

每当元宵节到来的时候,大礼堂更是一派热闹的景象。要知道过去出野外的时间很长,每年只有临近过年收队后,大家伙才能齐聚一堂举办集体活动。在难得的假期里,全队上下男女老少齐上阵,欢聚在这里猜灯谜,为的倒不是多领纪念品,这难得相聚的日子里,大家能在一起说说笑笑,已经弥足珍贵了。

随着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,商品房制度的建立和完善,职工们大多搬了新家,住上了更大更舒适的房子,后来在“大院”住的人就越来越少了。大院文化也渐渐消失在时代的潮流中,如今大院子弟也已长大成人,有了家,奔向新的征程。

那时候,人们下班回家不刷抖音,茶余饭后,院子里到处都是同事邻居和玩伴,大家住在一个大院里,聊着彼此熟悉的家常,相通的工作。大院的孩子们因为父母都互相熟悉,关系也更近更好相处,儿时的玩伴发小也在成长关键期给予了彼此更多的信赖和安全感,这些都是“大院”这个特殊的环境给我们的馈赠。

关于大礼堂和七队大院的故事还有很多,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列举,以上提及这些都是那个时代宝贵的记忆。受2008年汶川地震影响,大礼堂结构受损,成了危房,没过多久就被拆除了,随之尘封的还有往日的喧嚣与喝彩。

和大礼堂一样,随着大院的“消失”,许多承载着那个时代记忆的符号也在渐渐远去,多年后的今天,每当路过那里,礼堂的回响还是会萦绕在耳边,虽然挡不住时光飞逝,但记忆和故事永远都不会褪色。

陈晨